酱卤盐

喜欢摔♂跤的猎天使魔♂男

[JOJO][承花] Compromise

○设定是打吊归来,花京院生存,两人返校。
○无肉,纯爱(大概吧)
○题目瞎起的

    “又下雨了呢。”花京院望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配上老师的公鸭嗓,令人异常烦躁。
    [今天他也不会来吧。]
    从两个人吵架闹分手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具体是因为什么花京院已经记不清了,总之似乎自己是咄咄逼人的一方,态度坚定不肯退让。
    [但承太郎那家伙也有错啦,明明很在意,却非要摆出一副“随你便”的表情,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嘛!]
    花京院告诉自己不能再想那个木头脑袋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期末考试,得好好听课才行,万一考不好的话就...
    [找承太郎帮我补习?...]
    [啊啊啊不对我怎么又想起他了!!!]
    花京院同学痛苦地抓住头发。
    花京院典明,再起不能。

    放学了呢。
    大家陆陆续续都走了,偌大的教室只有花京院一个人坐在原地。
    [明知道等不来的,却又不想走,又在做毫无意义的事了。]
    难以消除的孤独感让花京院回忆起几年前,他还不认识承太郎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唯一能算得上是朋友的只有法皇之绿——明明存在,却不能被看到的朋友。手指滑过法皇时真切感受到的自己的体温,多年来一直支撑着自己一触碰就回轰然倒塌的内心。他反复告诉自己,“法皇就是我的朋友。”
    [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花京院自嘲地一笑。
    但是,好像自从那家伙出现,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高大的身躯仿佛可以为他掸去一切阴霾,每天假装偶遇时漫不经心的表情其实也挺可爱的。明明就是个扑克脸,却总是对着镜子偷偷练习的微笑,只在花京院面前完美绽放。
    花京院从那时开始学着笑,学着期待每天早晨的相遇,学着依偎在承太郎怀里慵懒地吃樱桃。
    可是...
    [最后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滴落在书本上,模糊了字迹。纸上写了满满一页的“对不起”。
    “呀嘞呀嘞打贼。”
    一米九五的身影不合时宜地出现在教室门口,“怎么还没有回家啊,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谁要等你这个大笨蛋啊!]
    花京院慌张地擦去眼泪,以最快的速度合上书。
    “有什么事吗,空条学长。”
    承太郎好像对“空条学长”这个称呼不太满意,本来就不怎么舒展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你没带伞吧,我送你回家。”承太郎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更温柔一些,但在花京院听来更像是命令的语气。
    花京院举一举自己的伞:“喏,带了,空条学长请回吧。”
    他清楚地看到承太郎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下一秒,白金之星抢过伞“欧拉欧拉”了个粉碎。
    “抱歉,这把伞被我不小心打坏了,作为补偿,让我送你回家吧。”承太郎一脸认真,眼里全是期待。
    花京院捡起烂成一团的伞扔到垃圾桶里,回给“做错事的小朋友”一个灿烂的微笑。
    “那就麻烦你了,承太郎。”
    “在那之前,请让我...”
    承太郎走进一步,捧起花京院的脸,闭上眼睛吻下去。
    [你怎么可以那么好看...]
    [连哭都那么美...]
    花京院挣扎了两下,放弃抵抗,抱住承太郎,用一生享受这个吻。

FIN.

[JOJO][承花]  旅馆(3)(完结)

不是吧,我那么小心你还pb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