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卤盐

喜欢摔♂跤的猎天使魔♂男

[JOJO][露仗] 取材什么的最有趣了呢(2)

果然我是不适合写文的呢。。。

    第一步是当露伴的模特。
    “那么,请坐在那边的沙发上吧。”
    “好的。”仗助小心翼翼地端坐在刚换的真皮沙发上,“这样就行了吗。”
    “如果可以,最好把外套脱了,我想仔细观察一下高中生的形体。”露伴走到仗助背后,轻轻地帮他脱下外套,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俯下身贴着仗助的耳朵说:
    “放松一点,要不要试着躺下呢?”
    “不用了,我这样就挺好。”
    [那家伙干嘛突然那么温柔啊,怪难受的。]仗助察觉气氛有些尴尬。[要不要找点话题缓解一下呢?...咦?这是...?]
    露伴湿漉漉的舌头从他的耳后根慢慢向下舔,到锁骨处停下来,温柔地吮吸。
    [好...好痒。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
    “露...露伴老师?”
    “闭嘴!模特不需要说话。我只是在取材而已。”
    仗助本来想拒绝那么奇怪的取材方式,但转念一想反正都是男人亲一亲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一个小时十万元呢,干脆眼睛一闭任他摆布。 
    露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他面前,抱着他的腰一个劲地吮_吸,灵巧的舌头在前胸跳舞,每吸一下都像是有电流从全身经过。露伴洗发水的清香钻进他的鼻孔里,挠得他心里痒痒的。喜欢穿露脐装的艺术家的肚皮在他的下_体上反复摩擦。仗助渐渐起了生_理反应,搭起黑色小帐篷。
    “快被你硌死了。”露伴眯着眼欣赏被自己玩弄起来的硬物,咽了一口很响的口水,“我可以看吧。”伸手就要扒仗助的裤子。
    “那...那里不可以,露伴老师!”东方仗助·未成年·纯情高中生,不允许自己的感情被色眯眯的讨厌大人肆意践踏。他双手捂住下身的凸_起,企图逃跑。
    “真的是太麻烦了这小鬼...Heaven's Door!”露伴麻利地在纯情小男生的脸上写下“服从岸边露伴”。
    “抱歉,在这之后,会让你爱上我的。”

    东方仗助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好像是来陪露伴老师取材什么的,后来呢...?
    [我的衣服呢?为什么屁_股那么痛?]
    伸手一摸肚子 [好黏,这个是我射_出来的吗?] 仗助放到鼻子前仔细闻了闻 [怎么感觉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醒来了啊,臭小鬼。”露伴穿着围裙,端着一碗粥进来了,“喏,早饭,典明粥。”
    “还是感觉很累吗?算了,我喂你吧。啊——”
    “啊——”甜甜的典明粥有幸福的味道呢。咦?幸福的味道?
    吃完最后一口粥,仗助下定决心问个清楚:
    “那个,露伴老师...”
    “嗯?”
    “昨晚...?”
    “昨晚你被我大干了一顿。”露伴正色道。
    “啊?!!”
    仗助以为露伴在开玩笑,但这一脸严肃的表情算什么啊!
    “你还记得你昨晚说了什么吗?”
    “...不记得了。”
    “你说,露伴老师,很舒服,还要。”
    “你还说,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要说了!”仗助咆哮着打断露伴,抱住膝盖,埋头抽噎,温热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打湿了脸庞。
    “也对,毕竟仗助君只是个孩子啊...”露伴捧起仗助的脸,用修长的手指揩去泪水。
    “对不起,仗助。用你的疯狂钻石狠狠地揍我吧,我不会还手的。都怪我没了解仗助君的想法就...”
    仗助猛地抱住露伴的脖子,狠狠地堵住他的双唇。
    “露伴老师,我昨晚说的都是真的呢,我很喜欢您,这种幸福的感觉到现在都没有消失就是证明...”
    “谢谢您让我把第一次给了对的人...”
    “请让我一直当您的助手吧,想取材还是干什么其他的事情我都愿意。”
   
    “我拒绝”
    ...
    “要做就做我的男朋友吧。”

    “露伴老师的脸红了呢。”

FIN.

[JOJO][露仗] 取材什么的最有趣了呢(1)

挖新坑了
还是那个小学生文笔。。。谢谢大家包涵啦⊙▽⊙

     Trrrrrrrrrr...
    “您好,这里是东方家。。。露伴老师?”
    “原来是小混混东方仗助啊,你妈妈在家吗?”
    “不,她出去了。说什么家庭主妇也要有自由的一天,有一家非去不可的温泉旅馆,大概会在外面过夜吧。”
    “那正好,你跟我一起去取材吧。”
    “取材?不,还是算了,取材什么的我没兴趣,这种事还是找康一吧,他应该很乐意。”
    “哎呀,那还真是可惜呢。其实我打电话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套两百万的家具你不会忘了吧。。。”
    仗助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嘴唇。
    “露伴老师,关于那套家具我很抱歉,但是对于一个普通高中生来说,两百万说什么也有点。。。”
    “问题就在这里,你来做我的临时助手,我按小时给你报酬,十万元一小时,怎么样?”
    十。。。十万元!仗助已经手抖到拿不住听筒,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八万元一双的皮鞋,五万元一条的皮带,三万元一瓶的发胶。。。
    我马上就去找你,露伴老师!仗助扔了听筒拔腿就跑。
    [那么,相应的,仗助君的二十个小时就属于我了哦。]

    等仗助气喘吁吁地赶到露伴的豪宅,坚持每天画大地色眼影的艺术家已经泡好茶优雅地翘着二郎腿恭候多时了。看到来人满头大汗的摸样有些得意,故意用意大利腔调的日语说:
    “先坐下来喝杯阿帕茶吧。”
    看到仗助一副“我的时间,非常值钱”的欠揍表情,又补充道:
    “放心,计入工作时长里。”
    盛情难却,仗助摆着架子坐下了。阿帕茶的清香在口腔里扩散,恰到好处的回甘就像初恋的味道——虽然仗助还是处男一个,没有初恋。
    阿帕茶细腻的口感让仗助由衷羡慕有钱人的生活,高贵优雅,正符合自己的气质。
   “好了,茶也喝完了,差不多开始取材吧。”
    露伴放下架了很久的二郎腿,起身走进房子,示意仗助跟上来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