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卤盐

喜欢摔♂跤的猎天使魔♂男

[JOJO][承花] Compromise

○设定是打吊归来,花京院生存,两人返校。
○无肉,纯爱(大概吧)
○题目瞎起的

    “又下雨了呢。”花京院望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配上老师的公鸭嗓,令人异常烦躁。
    [今天他也不会来吧。]
    从两个人吵架闹分手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具体是因为什么花京院已经记不清了,总之似乎自己是咄咄逼人的一方,态度坚定不肯退让。
    [但承太郎那家伙也有错啦,明明很在意,却非要摆出一副“随你便”的表情,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嘛!]
    花京院告诉自己不能再想那个木头脑袋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期末考试,得好好听课才行,万一考不好的话就...
    [找承太郎帮我补习?...]
    [啊啊啊不对我怎么又想起他了!!!]
    花京院同学痛苦地抓住头发。
    花京院典明,再起不能。

    放学了呢。
    大家陆陆续续都走了,偌大的教室只有花京院一个人坐在原地。
    [明知道等不来的,却又不想走,又在做毫无意义的事了。]
    难以消除的孤独感让花京院回忆起几年前,他还不认识承太郎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唯一能算得上是朋友的只有法皇之绿——明明存在,却不能被看到的朋友。手指滑过法皇时真切感受到的自己的体温,多年来一直支撑着自己一触碰就回轰然倒塌的内心。他反复告诉自己,“法皇就是我的朋友。”
    [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花京院自嘲地一笑。
    但是,好像自从那家伙出现,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高大的身躯仿佛可以为他掸去一切阴霾,每天假装偶遇时漫不经心的表情其实也挺可爱的。明明就是个扑克脸,却总是对着镜子偷偷练习的微笑,只在花京院面前完美绽放。
    花京院从那时开始学着笑,学着期待每天早晨的相遇,学着依偎在承太郎怀里慵懒地吃樱桃。
    可是...
    [最后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滴落在书本上,模糊了字迹。纸上写了满满一页的“对不起”。
    “呀嘞呀嘞打贼。”
    一米九五的身影不合时宜地出现在教室门口,“怎么还没有回家啊,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谁要等你这个大笨蛋啊!]
    花京院慌张地擦去眼泪,以最快的速度合上书。
    “有什么事吗,空条学长。”
    承太郎好像对“空条学长”这个称呼不太满意,本来就不怎么舒展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你没带伞吧,我送你回家。”承太郎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更温柔一些,但在花京院听来更像是命令的语气。
    花京院举一举自己的伞:“喏,带了,空条学长请回吧。”
    他清楚地看到承太郎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下一秒,白金之星抢过伞“欧拉欧拉”了个粉碎。
    “抱歉,这把伞被我不小心打坏了,作为补偿,让我送你回家吧。”承太郎一脸认真,眼里全是期待。
    花京院捡起烂成一团的伞扔到垃圾桶里,回给“做错事的小朋友”一个灿烂的微笑。
    “那就麻烦你了,承太郎。”
    “在那之前,请让我...”
    承太郎走进一步,捧起花京院的脸,闭上眼睛吻下去。
    [你怎么可以那么好看...]
    [连哭都那么美...]
    花京院挣扎了两下,放弃抵抗,抱住承太郎,用一生享受这个吻。

FIN.

[JOJO][承花]  旅馆(3)(完结)

不是吧,我那么小心你还pb我啊。。

[JOJO][露仗] 取材什么的最有趣了呢(2)

果然我是不适合写文的呢。。。

    第一步是当露伴的模特。
    “那么,请坐在那边的沙发上吧。”
    “好的。”仗助小心翼翼地端坐在刚换的真皮沙发上,“这样就行了吗。”
    “如果可以,最好把外套脱了,我想仔细观察一下高中生的形体。”露伴走到仗助背后,轻轻地帮他脱下外套,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俯下身贴着仗助的耳朵说:
    “放松一点,要不要试着躺下呢?”
    “不用了,我这样就挺好。”
    [那家伙干嘛突然那么温柔啊,怪难受的。]仗助察觉气氛有些尴尬。[要不要找点话题缓解一下呢?...咦?这是...?]
    露伴湿漉漉的舌头从他的耳后根慢慢向下舔,到锁骨处停下来,温柔地吮吸。
    [好...好痒。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
    “露...露伴老师?”
    “闭嘴!模特不需要说话。我只是在取材而已。”
    仗助本来想拒绝那么奇怪的取材方式,但转念一想反正都是男人亲一亲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一个小时十万元呢,干脆眼睛一闭任他摆布。 
    露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他面前,抱着他的腰一个劲地吮_吸,灵巧的舌头在前胸跳舞,每吸一下都像是有电流从全身经过。露伴洗发水的清香钻进他的鼻孔里,挠得他心里痒痒的。喜欢穿露脐装的艺术家的肚皮在他的下_体上反复摩擦。仗助渐渐起了生_理反应,搭起黑色小帐篷。
    “快被你硌死了。”露伴眯着眼欣赏被自己玩弄起来的硬物,咽了一口很响的口水,“我可以看吧。”伸手就要扒仗助的裤子。
    “那...那里不可以,露伴老师!”东方仗助·未成年·纯情高中生,不允许自己的感情被色眯眯的讨厌大人肆意践踏。他双手捂住下身的凸_起,企图逃跑。
    “真的是太麻烦了这小鬼...Heaven's Door!”露伴麻利地在纯情小男生的脸上写下“服从岸边露伴”。
    “抱歉,在这之后,会让你爱上我的。”

    东方仗助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好像是来陪露伴老师取材什么的,后来呢...?
    [我的衣服呢?为什么屁_股那么痛?]
    伸手一摸肚子 [好黏,这个是我射_出来的吗?] 仗助放到鼻子前仔细闻了闻 [怎么感觉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醒来了啊,臭小鬼。”露伴穿着围裙,端着一碗粥进来了,“喏,早饭,典明粥。”
    “还是感觉很累吗?算了,我喂你吧。啊——”
    “啊——”甜甜的典明粥有幸福的味道呢。咦?幸福的味道?
    吃完最后一口粥,仗助下定决心问个清楚:
    “那个,露伴老师...”
    “嗯?”
    “昨晚...?”
    “昨晚你被我大干了一顿。”露伴正色道。
    “啊?!!”
    仗助以为露伴在开玩笑,但这一脸严肃的表情算什么啊!
    “你还记得你昨晚说了什么吗?”
    “...不记得了。”
    “你说,露伴老师,很舒服,还要。”
    “你还说,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要说了!”仗助咆哮着打断露伴,抱住膝盖,埋头抽噎,温热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打湿了脸庞。
    “也对,毕竟仗助君只是个孩子啊...”露伴捧起仗助的脸,用修长的手指揩去泪水。
    “对不起,仗助。用你的疯狂钻石狠狠地揍我吧,我不会还手的。都怪我没了解仗助君的想法就...”
    仗助猛地抱住露伴的脖子,狠狠地堵住他的双唇。
    “露伴老师,我昨晚说的都是真的呢,我很喜欢您,这种幸福的感觉到现在都没有消失就是证明...”
    “谢谢您让我把第一次给了对的人...”
    “请让我一直当您的助手吧,想取材还是干什么其他的事情我都愿意。”
   
    “我拒绝”
    ...
    “要做就做我的男朋友吧。”

    “露伴老师的脸红了呢。”

FIN.

[JOJO][露仗] 取材什么的最有趣了呢(1)

挖新坑了
还是那个小学生文笔。。。谢谢大家包涵啦⊙▽⊙

     Trrrrrrrrrr...
    “您好,这里是东方家。。。露伴老师?”
    “原来是小混混东方仗助啊,你妈妈在家吗?”
    “不,她出去了。说什么家庭主妇也要有自由的一天,有一家非去不可的温泉旅馆,大概会在外面过夜吧。”
    “那正好,你跟我一起去取材吧。”
    “取材?不,还是算了,取材什么的我没兴趣,这种事还是找康一吧,他应该很乐意。”
    “哎呀,那还真是可惜呢。其实我打电话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套两百万的家具你不会忘了吧。。。”
    仗助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嘴唇。
    “露伴老师,关于那套家具我很抱歉,但是对于一个普通高中生来说,两百万说什么也有点。。。”
    “问题就在这里,你来做我的临时助手,我按小时给你报酬,十万元一小时,怎么样?”
    十。。。十万元!仗助已经手抖到拿不住听筒,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八万元一双的皮鞋,五万元一条的皮带,三万元一瓶的发胶。。。
    我马上就去找你,露伴老师!仗助扔了听筒拔腿就跑。
    [那么,相应的,仗助君的二十个小时就属于我了哦。]

    等仗助气喘吁吁地赶到露伴的豪宅,坚持每天画大地色眼影的艺术家已经泡好茶优雅地翘着二郎腿恭候多时了。看到来人满头大汗的摸样有些得意,故意用意大利腔调的日语说:
    “先坐下来喝杯阿帕茶吧。”
    看到仗助一副“我的时间,非常值钱”的欠揍表情,又补充道:
    “放心,计入工作时长里。”
    盛情难却,仗助摆着架子坐下了。阿帕茶的清香在口腔里扩散,恰到好处的回甘就像初恋的味道——虽然仗助还是处男一个,没有初恋。
    阿帕茶细腻的口感让仗助由衷羡慕有钱人的生活,高贵优雅,正符合自己的气质。
   “好了,茶也喝完了,差不多开始取材吧。”
    露伴放下架了很久的二郎腿,起身走进房子,示意仗助跟上来

←To Be Continue

[JOJO][承花]  旅馆(2)

感觉写得很疲♂软,小天使们凑合着看吧对不起。。。

还有两部分大概下星期发

←To be continue